设为主页

宁城文学

牵手,大美宁城 (系列之二)

来源: 宁城信息网 新媒体编辑:zaianshang 时间:2018/7/6 18:37:31 点击:38069次

/  雁春

     我的家乡宁城,有着厚重的历史,秀美的风光。奔流不息的老哈河,是我们最爱的母亲河。有诗云:

九曲银流浪花掀,奔腾咆哮数万年。

远古文明此孕育,华夏历史纵轻帆。

魏武河畔曾饮马,唐宗临帐论雄篇。

萧后登峰望紫蒙,契丹傍水筑亭轩。

七金山麓频逐鹿,辽宋合盟订澶渊。

百转千回身姿美,一泓碧涛润香川。

东归沧海常回首,风云几度总相牵。

走在家乡的土地上,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都觉得亲切。面对家乡的风景,常有一些别样的感动涌上心头。曾写了一首《牵》:脚步悄悄/牵山间一弯美月/明眸闪闪/牵古城彩霞漫天/舞一帘晚风/牵出星光万点/玉臂轻抒/牵动朝日拥峦/翘一翘嘴角/牵一川惊艳秋色/甩一甩秀发/牵万顷五彩春颜/我最爱的家乡/牵住你的手/山长水阔晨昏共/沉醉在人间 。

将那些最初的感动,记录在字里行间。大美宁城,我在你怀抱里,你在我心坎里……


踩踩大辽的烟火

2013年的7月,第一次骑行去大明。头天夜里下了场大雨,天空像被清水洗过一样,干干净净的。漫天都是一朵一朵的白云,像上帝的羊群。路旁的玉米田刚刚出浴,散发着绿色清新的味道,令人神清气爽。好心情会让力气长得快,很快就到大明桥了。大明桥下是宁城的母亲河——老哈河。平日里水量不大,有时甚至断流。今夏雨水丰沛,加上昨夜下了一场大雨,河水大涨。放眼望去,黄色的老哈河水浩浩奔流,向着看不见的远方。过了桥不久,远远地就望见了巍峨的大明塔。绿树掩映,祥云缭绕,似乎方圆几里都承泽着这辽代王城的瑞气。

  看来中京博物馆重修了,地面硬化,干净了许多,也气派了许多。因游人很少,偌大院子里冷冷清清的。只听到塔铃声声穿透千年的时空,只看到无数王谢堂前燕的后代绕着塔飞舞。看着塔在动,其实是风在动,云在动。古塔的背后啊,是流动了千年的风云。不知那塔上的神仙,是喜欢庙会的人山人海,烟熏火燎,还是喜欢现在这样的清清静静?或许都喜欢,出世入世,都是普渡众生。
  一直想到小塔近前看看,从前都没机会。这次一定不可错过了。向当地人问了路,不顾那土路上积着许多泥水,涉水而过。尽管身上溅了不少泥水,亦不以为意。很快就见到小塔了,小家碧玉一般,亭亭玉立在一片青纱帐中。从身量来看,自然是不能与大塔相比的,但灵秀有加,别有一番风姿。
  小塔周围是大片的玉米田,阵风吹来,翻起层层绿浪。不远处就是古城墙,现在已经被青草覆盖,走到近前,可见许多断砖残瓦碎瓷片。千年之前,这里是个人声鼎沸的都城,那残破的砖瓦,曾经完整坚固,嵌在一座座房舍里,为人们支起遮风挡雨的家。那片片碎瓷,也曾是精美的碗,漂亮的盘,盛着美味的饭食,盛着幸福的日子。忽然记起作家梅西老师说过,她因为要写一部关于辽代的小说,曾用脚步丈量过这里的城墙。相信她踩到了许多瓷片,也踩出了许多灵感。我也踩着那些碎片爬上城墙,一步一步走过去,与千年前同样的风扑面而来,真的好像踩到了大辽的烟火。我似乎幻化成一名契丹女子,头上缠着手帕,手中捧着热乎乎的瓦罐,一脸幸福地行走在自己美好的家园……
  徜徉在古城,真是舍不得离开。这里太美了,天那样蓝,云那样白,草那样绿,空气那样的清甜。此刻我真切地感受到,那被游人踩平了的地方不是最好的风景。真正的风景,让你看了就会心醉,看了就不想离开。真正的风景,就象一个故事,你很想出演其中的角色……

初冬,拥抱塞外明珠

        热水是很多宁城人向往的地方,我也一样。2010年初冬的热水之行,初恋一样让我难以忘怀。

中巴车在公路上不紧不慢地行驶。阳光很好,也没有风。天空澄澈透明,似淡蓝的水晶。路边的野草孕育过种子,满足地老去,横躺竖卧地打着盹。年轻的年老的树都脱去了纷繁叶子,显露出线条硬朗的枝干。有鸟窝高挂在树梢。我饶有兴致地欣赏着鸟儿建造师的杰作,要知道在别的季节,它们可是隐在繁茂枝叶之中,只肯偶尔漏出阵阵清脆鸟鸣。宽敞的农家小院,金黄的玉米垛闪着殷实的光。 

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小时。近了,高高矗立的“塞外明珠”雕塑,到了,承载美丽传说的“圣泉亭”。几个操外地口音兴致盎然的游客,一对相依相偎鹤发童颜的老人,他们都是小镇初冬季节温暖而灵动的元素。与几年前相比,热水的马路宽了,楼宇多了,小镇增添了成熟的风韵。一个简约大方的广场象一篇休闲散文铺于镇中,一块写满“福”字的巨石,则是这文章绝配的镇纸。虽时值初冬,广场的花圃中竟然可见翠色盈盈。路边垂柳竟然还披着绿色的衣衫,见证着这片热土的神奇。

热水的宾馆条件都不错,可以洗舒服的天然热水澡。当带着大地母亲温度的热水,滋润着干燥的皮肤,舒服的像是婴儿躺进了母亲怀抱,一路的疲惫一扫而光。听说热水后山风景不错,我决定次日清晨去爬山。

晨,空气冷而清新。怀着兴奋的心情,迈着轻快的步伐,踏着经霜的桔草和玉米叶,很快就到了山腰。回首时,小镇美丽的清晨在眼前精彩呈现。只见前方不很远处,起伏着黛色的山峦,山脚的农家与树丛,环绕着一带轻烟。那不是仙境的云雾,那是早起的农家准备早饭的炊烟。虽少了仙境的空灵,却多了人间的温暖。近景,则是沐浴在晨光中林立的疗养院。一轮金色的朝阳喷薄而出,金光万束。一群群的乌鹊,迅捷地飞起又落下,落下又飞起,像是准备参加飞行表演,正在加紧演练。舒展的身姿,衬着金红的天宇,勾勒出一幅美妙的晨光图。

初冬的小山,草木凋零,唯松柏绿的苍劲。沿一条松柏掩映的砂石路前行,有月季、大丽花等花儿的干枝散在路旁,枝上还结着各种颜色花儿的干朵。还有一棵枫树,尚有几片叶子未褪残红。仿佛一位风韵犹存的美妇,在默默怀念她方才逝去的青春。又有一棵不知名的树,挂着许多红色的浆果。摘下一粒置于掌心,不再饱满的果子执拗的鲜艳着,红的让人心疼。仿佛在埋怨我来的晚了,错过了她最美的季节。 

小山不高虽,得封山育林之利,山上植被茂密。可以想象春夏季节的鸟语花香。偶有几个石桌石凳,伏在路边的矮树丛里,该是供走累的游人歇脚的。一个蘑菇状的白色小亭,立于突兀的断崖上,想来只有勇敢者才敢坐进去休息。来到一处断崖,向下看,草木繁茂,我认得其中有枣树。竟然还有护林人的窑洞。边看边遐想,似乎看到金秋时节,红叶如花,累累的硕果压弯枝头,护林人的笑容溢满了菊花般的皱纹。

山路渐陡,双腿变得沉重起来。踏着自己粗重的呼吸。终于踩到了通往山顶的石阶。好似爬泰山终于望见了南天门,心中兴奋,脚下也增添了力量。成片的狼针草,起伏着苍黄色的波涛,簇拥着一道天阶,向浑圆的山顶伸展。尽头一棵挺拔的刺槐,一颗苍劲的青松,树冠接着蔚蓝的天宇。终于踏上最后一级,此时的心脏狂跳不止。一座敖包呈现在眼前,洁白的哈达迎风招展。添几块石头,许几个朴素的心愿。风愈烈,吹不散满怀的豪情,我站在了山之巅!

俯望山下,群山环抱之中,热水小城恰似一颗美丽的明珠,镶嵌在塞外的热土之上,熠熠生辉。天空蓝的匀净,有喷气式飞机经过,划的左一道右一道的白线。似是稚气的神的孩子在蓝天画布上试笔。心中涌起水一样的温柔。塞外明珠,我领略到你的神姿,那些美好生动的画面,永远地留在我的心版上了。

 注:宁城的热水温泉,是中国北方天然最热温泉,辽太宗及后继皇帝先后到此沐浴。元代鲁王册封为“神泉”,“圣水”康熙皇帝亦曾的此沐浴,沐井遗址建起“圣泉亭”。

 

神奇的高山湿地——龙潭

家乡有个叫"龙潭"的地方。最早听说龙潭,是在一篇介绍“全国德育优秀教师”刘汉才的通讯《不负大山的重托》里。刘老师领着学生上山翻土豆。印象里龙潭位于深山,冷,产土豆。再后来,在家乡诗人随日尔东的一首现代诗《龙潭峡谷》中读到了龙潭的神韵:“以哗哗的轻吟 /以隆隆的狂啸/一路潇洒一路笑傲 -/你豪放不羁 -/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……”龙潭在我的想象中开始变得神奇。诗人还这样描写了龙潭的高山湿地:“不用云的疼爱/ -不用雨的抚摩/ -即使再旱的日子/也永远湿润着 /-或许是沾了龙的灵气 -/也许是受了潭的润泽/攫地即为井 -/放眼皆是歌……”愈发对龙潭感到好奇了。高山湿地,那该是怎样的一种景象?

2013年91日,终于有幸参加了宁城信息网王健老师组织的龙潭一日行。直到出发,才知道景区的位置是在存金沟的龙潭村。同行的人也是大部分都没去过。有人说上山的路极难走,到底难到什么程度?大家心中都存着一份好奇。一路说说笑笑,很快就到了存金沟,在一个叫南沟门的地方,我们换乘了越野车。看来山路难行,所言果然不虚。接下来的路,是对车的考验也是对人的考验。仿佛是穿越一条石河,路上有许多半埋在土里的光滑的石头,车子行走的十分缓慢仍然颠簸不已,头不时被撞痛。路两边的石头更多,我们遇到一头驴就卧在窄窄的路上,原因是它在别处找不到稍微平坦的地方。嘿,要想考验越野车的性能,来这里就对了。

被石路颠簸的同时,也没忘了欣赏车窗外的风景。高高低低的石崖,各种各样的形态,可以引起人们丰富的联想。崖下是散落一地的大大小小的石块,感觉好像孙悟空撞破了五指山,留下的“作案现场”。石缝之间,野草野花顽强地生存着。竟然还有山丁子树,满树的红果让人垂涎欲滴。如果不是忙着赶路,真想摘下一大捧,吃个痛快。司机师傅讲“这里5分钟的路要走半个小时”,颠簸了半个小时之后,我们来到了相对平坦的地方。四望芳草茵茵,野花朵朵。有因地势种植成片的莜麦田,正是成熟的时候,三两农人在田中收割。还有成片的马铃薯田,葵花田。远望山坡之上,是成片黑油油的落叶松。衬着蓝天白云,任意取下景都象是一幅美丽的油画。我与其他摄影爱好者一样,举着相机“咔嚓咔嚓”拍个不停。当地的同志介绍说,这里就是高山湿地了,因为近期的雨水少,路比较干爽。雨水多的时候,水坑随处可见。看来诗人笔下永远湿润的湿地,也需要雨水的眷顾。

越野车分了几次将山下的人运上来,大家聚齐后,前往龙潭峡谷。有人这样描述:“龙潭峡谷可谓内蒙古第一峡谷。不因其如美国大峡谷的宏大,也不因其如一般峡谷那样宽平,而恰恰因为此峡谷最窄,最奇险。其特点是:峡窄、谷深、崖险;水随谷势,溪流细长,层层叠叠,海拔落差极大,空谷传响音,绝妙异常。峡谷窄、深、险、奇未见其右者。”还据说,峡谷深处有“龙泉”,是坤都河之源。带着满心的向往与好奇,我们来到了峡谷边上。放眼望去一片郁郁苍苍的密林,只听得哗哗水声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是一条峡谷。大家迫不及待地攀着树枝踩着岩石下到谷中,果然很奇美。谷下草木茂盛,空气无比清新。溪水清洌,溪水中有小虾在游动。虾的身体透明,生活在这没被污染的山泉水里,多么惬意。两侧石壁高耸,向上望去,草木翠色欲滴,串串红果点缀其中,景色十分醉人。我们沿着峡谷下行,攀着湿滑的大石,手脚并用,走了一段路。小溪依势下行,小瀑布随处可见。一会儿,走在前面的同伴折返回来,说是谷深林密,难以通行。我们只好遗憾地回到地面上,看来此行与那神秘的龙泉无缘了。

继续向山上走,没找到龙泉的遗憾很快就被放眼皆是的美景冲淡了。宁城地区的最高峰“翠云峰”就在这里,这里的地势应该是很高的。放眼远望,视野之内,湛蓝的天空下飘着朵朵白云,连绵的群山,苍苍莽莽,感觉天地变得无比辽阔。此情此景令人心旷神怡,连心胸似乎都变得博大。忽然很感慨:古人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气度,该当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孕育出来的。近景,无边的青草地,片片的白桦林,有漂亮的花牛在其中吃草散步。并没有看到牧人。也许是很少见到生人,小牛们好奇地看着我们,这些山外来的客人。走了好久,我们终于到达了翠云峰。那里有一簇形状奇特的巨石,当地人称为“老虎石”,可能觉得两块伸向天空的石头象老虎的耳朵吧。我却感觉怎么看都象一条伏在那里的一条巨龙。如果叫“卧龙石”应该更形象些。石下有带刺的灌木,上面结着许多小小的带刺的红果。后来听说那叫刺梨,味道鲜美。当时没敢摘着吃,真后悔呢。

下山时,为了抄近路,我们穿行在白桦林中。林中有各种各样的蘑菇,野果,野花。有种如红玛瑙般的果子很好吃,让我这个从小生长在城镇中的人饱了眼福又饱了口福。我们还见到了山腰之上不断涌水的泉眼。山水相依,灵气顿生。山民的草庐之中,我们品尝到了当地的土豆和莜麦面条。纯天然绿色食品,有种童年的味道。

回程时恋恋不舍。山美水美人更美的龙潭,谁见了都会爱上她。

 

美如乡愁的打虎石村

相信许多宁城人如我一样,知道李存孝打虎的传说,知道打虎石水库,却未必知道黑里河镇的打虎石村。但真的就有这样一个小村,古色古香,青瓦青砖。就生长在离打虎石水库不远处的大山褶皱里,慢慢地刻画着岁月的年轮,一圈又一圈。

2017年12日晨,从天义出发去打虎石村。走的时候空气不太好,有雾霾。但是到了打虎石水库那一带,空气却非常洁净清新。天蓝的像水洗过一样,带给人澄澈的心情。过了水库又走了一段,穿过一座小山,涉过一条小河,终于,我第一次踏进了打虎石村。首先映入眼帘的一个青砖垒成的风帆一样的标志物,上面用红字写着“渔樵耕读打虎石”。风帆上还挂着一条鱼,上面写着“打虎石村欢迎您”。渔樵耕读这四个字,让人感觉这村里面有很多历史,很多故事,让人想要去慢慢了解,轻轻触摸。

第一眼望见打虎石村就觉得很美。远景,金雕峰雄踞在极蓝的天空之下,深情地俯视着岁岁相伴的村落。中景,青瓦白墙的农舍,错落有致,安放着渔樵耕读千百年的历史。近景,原木搭建的文化长廊,用文图的形式展示着古村的文化内涵。廊檐上挂着一溜中国红的灯笼,在蓝天,白雪的映衬下,散发着安静清新的光泽。这是一座浓缩着古村文化的小广场,聚焦着游客的目光。一座古色古香的四角木亭,相伴着一口古老的辘轳井。此井来历不小,据称当年北宋名相欧阳修出使契丹,感佩此处文人倍出,聪敏过人。某日路过此地,感到口渴,恰见此井水质清澈,井水充盈,饮之甘甜清冽,神清气爽。欧阳修十分高兴,远望金雕峰神光笼罩,思想此处必为地灵人杰之宝地,当即将此井命名为“状元井”。后来此地果然出了很多文化人。古代出状元、秀才,现代则有不少学子考进名牌大学。一座古朴的小石桥,横跨在穿村而过的小河之上。桥体雕刻着荷花,寓意出淤泥而不染。此桥名为“状元桥”,是由一整块汉白玉雕成。据称桥重50吨,是长江以北第一座整体石拱桥。做为全县的旅游示范村,这里的基础配套设施比较齐全,游客中心,旅游厕所比较上档次。另外,已经建成了餐饮住宿一体的农家乐,已具备一定的接待能力。

怀着一种探寻旧时光的心情,我信步踱进黛瓦白墙的“状元胡同”。这里住着晚清秀才王之勉的后人。据说解放前这里出过多名秀才,解放后又出了大量文化人,所以得名状元胡同。这里的几十户人家,房子均是青砖黛瓦,都有几十近百年的历史。最老的民居有120年的历史。老房子静静地矗立在新鲜的时光中,散发着历史的气息。由于进城发展,目前在这里居住的人已经不多,且多数为老年人。漫步胡同中,遇到两位老人,一位将一顶草绿的老式棉帽倒着戴,胡子里长满故事。另一位独臂老人嘴里叼着烟袋锅,腰里用红布条系着一串钥匙。他们都有着古铜色的面庞,脸上雕刻着生动的皱纹,仿佛是从古老的版画走出来。老人坐在石碾子上抽烟的姿态,很像一幅油画——标题为《岁月》。遇到一位王姓老人,热情地邀我去看看他家的六十多年历史的房子。黝黑粗大的房梁,细密的蜘蛛网尘封着岁月的故事。贴着门神的对开斑驳木门,一方一方的木格子透着柔软安静的光。古朴的雕花门栓,很值得摄影师给一个特写镜头。我恍惚有种穿越的感觉,似乎走进了我爷爷生活过的岁月里。我似乎听见有一个声音说:朋友,如果你有一方乡愁,那么请到这里来怀旧。这不是虚拟的,是真真实实可以触摸到的旧时光呀!

从老屋中出来,兴奋的感觉久久停留胸中。怀着一种朝圣般的心情,在向导王老师的带领下,一步步走近那据说护佑苍生,给全村百姓带来福祉的金雕峰。天空是纯净的蓝,一丝云也没有。金雕峰焕发着神圣美丽的光彩。看起来倒真象一只雄踞山顶的巨雕。山下植被茂密,不时有锦鸡展翅飞过。可以想见其他季节百花争艳,百草繁茂,百鸟争鸣的胜景。我们见到两棵粗大的桑椹树,王老师说这里的桑椹个儿大且味道好,成熟的时候,远远近近的人都争相前来采摘。一路上我发现这里的石头很奇特,棱角分明且闪耀着光泽。王老师讲这里的石头有铁的成分,因为这条山脉下面有铁矿。我忽然想,这里多出文化人,他们聪敏的头脑应该与这里的地质构造有关吧!路上还遇到一块斑驳的白地花色长石,猛然看有点象一头卧虎。据考证飞将军李广当年镇守右北平郡,很可能到过这里。打虎石村据老人讲是有过老虎的。那这石头就是否就是飞将军李广射过的那块石头?还真说不定呢。

    攀上一段山岩,高耸的主峰就在眼前了。山峰东面,那是一段直立的绝壁。如刀劈斧砍一般,让人感叹大自然的神工。在王老师的指点下,我看到了岩缝里伸出的一棵约有手臂粗的松树。莫看这松树小,据说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。是名符其实的“不老松”。王老师讲,金雕峰俗称老雕窝,那高高的山岩上,那狭窄的岩缝里,曾经住过很多老雕,它们在岩缝里生儿育女。有人曾经见到过雕的蛋,有鸡蛋那样大。大雕小雕们翻飞盘旋的身影,穿破云雾的鸣声,至今他还常常忆起。在金雕峰上,可以清晰地望见群山环绕的打虎石水库。时下水库已封冻,冰面在阳光下象镜子一样闪亮。踩着打虎石村的金雕峰,赏我宁城胜景,相信每个人都会生出无限豪情。

离开金雕峰,我们还去参观了一棵树包石的大柳树。大自然是多么神奇,用百年的光阴,来演绎一场木石之恋。另外还有峰火台、金銮殿、小宝贝台等景观,日伪集家遗迹等。喜欢历史的游客可以慢慢体会深入研究。打虎石村地灵人杰,有不少技艺精湛的手艺人。此行我们见到了根雕艺人于青山,还有编织工艺坐垫的于振英。他们的作品,已经成为小村的特色元素。

打虎石村有一句宣传口号“梦回家园,记住乡愁”。通过一天的参观游览我觉得非常确切。这里处处给人一种走进旧时光的亲切感觉,美好如乡愁。

本作品来源于"宁城信息网"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需引用请与作者联系,或与本网联系,宁城信息网将帮您与作者联系引用事宜。
网友[匿名]于[2018/7/13 8:28:00]作如下回复:
文采飞扬的一篇好文章,家乡的景色真美
网友[匿名]于[2018/7/11 16:15:23]作如下回复:
文章写得真好,为宁城骄傲,为美文点赞。
对"牵手,大美宁城 (系列之二)"发表评论:
用户名: 欢迎注册成为宁城信息网会员
回复内容:
[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]
验证码: * 请输入正确的答案以验证非恶意提交

本月新闻排行榜

本月文学排行榜

本月摄影排行榜

宁城信息网

手机版




公众号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