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主页

宁城文学

父爱的细节

来源: 宁城信息网 新媒体编辑:王健 时间:2018/11/26 17:57:04 点击:1267次

 韩舒伊

      从记事起,父亲每年都带我出去旅游,为了开拓我的视野,父亲常常不辞辛劳地将我从一个地方带去另一个地方。

      小时候的我特别容易晕车,一有恶心之感,父亲便会把我的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或揽在怀里,说:“睡吧,睡着了就感觉不到了。”然而,每当到了目的地,我的头发总是会睡得一团糟,父亲就会用他那双温暖的大手把皮筋从头上解下来,一下一下地为我捋顺头发,一绺掉下来,轻轻地用手顺上去,最后系成一个特别特别低的马尾辫。小时候很臭美,老是嫌弃这个低马尾,自己解散了但不会梳,父亲无奈就只好一次又一次地为我梳好。

      一下……一下……

     长大后,父亲经常出差,不能与我时常团聚,我便陪着父亲把他送到火车、大巴之间。

     那天,父亲才刚与我团聚两日就又要离开,我便送他去火车站。在候车室里,人声嘈杂,唯有我二人安静地坐在彼此的对面。相顾无言。

     忽然,父亲好像想起了什么,从他的包里找出了一把精致的木制梳子,那上面雕刻着牡丹花一样的图案,整把梳子有着一种古色古香的格调,似乎还散发着木头特有的气味。父亲把梳子拿出来说:“来,孩子,你头发有点散,我为你梳一下。”说罢,向我作了个手势,让我坐到他身边。

     我便乖乖地走到他身边坐下,他用那把木制的梳子,轻轻地轻轻地为我梳着头。他把皮筋解下,梳子轻轻地从头皮发根向后通起。一绺发丝淘气地从梳齿间溜走,他便用那双大手慢慢地抚上去。他的动作极缓,舒服得有如四月的暖风轻抚脸颊一般。这边散了,用梳子顺上去;那边散了,用手顺上去。一下一下地,最后他把手腕上的皮筋扯下,绑在头发上。透过玻璃的反影,我知道,又是那一如既往的低马尾。

     说来奇怪,父亲并不懂当下时髦的发型,可我觉得,这是天底下最美丽的发型了。父亲的动作,不同于母亲的熟练轻巧,带着一种生涩的迟钝,但他却不会弄痛我的头皮,只是缓缓地、慢慢地。

     我转回身去,望着两鬓斑白的父亲,轻笑着说:“那么老爸,让我也为你梳一下吧!”

……

     如果你在某地可以看到一位父亲在为女儿梳头,请不必惊讶,因为那是父爱最好的细节。

本作品来源于"宁城信息网"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需引用请与作者联系,或与本网联系,宁城信息网将帮您与作者联系引用事宜。
对"父爱的细节"发表评论:
用户名: 欢迎注册成为宁城信息网会员
回复内容:
[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]
验证码: * 请输入正确的答案以验证非恶意提交

本月新闻排行榜

本月文学排行榜

本月摄影排行榜

宁城信息网

手机版




公众号
博评网